輪播廣告
 
 
盤點中國“山寨”建筑:華西村最集中 美國會大廈最多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14-05-26 10:12:13    文字:【】【】【

  從國內的天安門、故宮、天壇到“大本鐘”、埃菲爾鐵塔、倫敦塔橋、悉尼歌劇院、白金漢宮等世界著名建筑,你都可以在中國的大地上尋找到它們相似的“孿生兄弟”。以至于,有國外媒體記者嘲諷道:“在中國一下午逛遍巴黎、威尼斯”。

  北京青年報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復制”國內外地標性建筑的“取巧”建筑層出不窮,部分甚至為政府機關辦公場所。就公開見諸報端的不完全統計,美國白宮出鏡率最高。

  專家指出,這些山寨建筑作品的出現折射了當下社會缺乏文化自信與認同感的心理表現。從歷史文化政治角度而言,即便沒構成知識產權侵權,隨便模仿也不合適。

  山寨現狀

  在中國一下午逛遍巴黎威尼斯

  北青報記者搜索發現,“山寨建筑”各地開花。美國國會大廈、法國凱旋門等國外地標式建筑,在國內某一城市、鄉鎮都能尋到其同胞“姐妹”的影子。

  早在2011年,中國新農村標桿——華西村五十周年期間,就因為一波山寨建筑群搶足了眼球。這其中包括了天安門、法國凱旋門、美國國會大廈和悉尼歌劇院等“山寨景點”。照片中展示的山寨“天安門”前方,還建了“金水橋”和“華表柱”,城樓上插滿紅旗。其中,仿似美國國會大廈的一棟建筑物上方,還標出了“美國國會大廈”的字樣。

  華西村相關負責人曾表示,這些所謂“山寨建筑”屬于以前并進華西村的“華明村”,是在1995年左右修建的。山寨“國會大廈”等建筑以前作為賓館用,現在則作為參觀景點。

  在其他地方,山寨建筑或許比華西村更加分散。比如“倫敦塔橋”出現于蘇州;“悉尼歌劇院”出現于江蘇省海安縣七星湖生態園內花瓣溫室。

  “想在一下午逛遍巴黎和威尼斯嗎?可以,如果你在中國。”有外國媒體記者如此調侃。據英國《每日郵報》2014年1月8日消息,中國復制的世界著名建筑包括法國的朗香教堂、巴黎埃菲爾鐵塔甚至整個奧地利著名小鎮哈爾斯塔特等。

  事實上,被山寨的,不僅有國外知名建筑物,還有在中國廣為人知的傳統建筑。如山西臨汾的堯廟廣場,曾被曝除了有山寨“華表”以外,還有山寨“天安門”和山寨“金水橋”。

  不完全統計,眾多被仿制的國內外建筑中,位于美國華盛頓25米高國會山上的“國會大廈”,最受歡迎。

  這幢1800年投入使用的歐式古典建筑,主料為白色大理石,建筑莊嚴、典雅、樸素,有一個標志性的3層大圓頂,白色外墻。作為美國政府的代表,這幢白色穹頂建筑常出現在中央電視臺的國際新聞畫面中,在民間有時會被誤認為是“白宮”。

  在曾被媒體披露的仿建名單中,安徽阜陽穎泉區政府、浙江溫嶺市玉環縣法院、江西九江市法院、湖南婁底市政府、南京雨花區政府、廈門同安區政府、上海閔行區法院、重慶市法院等多家單位的辦公樓,均擁有白色穹頂,與美國國會大廈相似。這個名單,最近又加上了漣水縣環境保護局、安徽某釀酒廠等。

  日新月異的城市建設,似乎為建筑的“山寨”現象,賦予更多契機。包括北京奧運會的標志性建筑鳥巢、水立方等,在多地被“改版”、“變身”,借取外殼。即使鋼筋混凝土的大廈、寫字樓,總有令人眼熟的感覺,即專家所詬病的“千城一面”。

  專家聲音

  盲目山寨是一種對中國傳統文化缺乏自信以及認同感的心理表現

  不止一位學者、業內人士對此表示擔憂。有學者認為,盲目山寨西式建筑體系,是一種缺乏對中國傳統文化自信以及認同感的心理表現。著名文化人梁文道曾在電視節目中分析:這說明“我們那個語言是貧乏的”。

  也有人持寬容態度,認為中國目前階段,對國外建筑的新奇、對物質財富的向往、對新式生活的渴望,需借助一定的形式表達出來。

  《原始副本——當代中國的建筑模仿》一書作者比安卡·博斯克參觀過內地許多仿制建筑。她認為,“他們賣的不僅是山寨西方公寓,還有更美好生活的夢想……”

  提及那些山寨建筑作品,北京建筑大學教授、中國建筑學會理事湯羽揚女士的第一反應是有點“可笑”。在她看來,這些案例屬于“小眾”,真正的建筑師是不屑于做這種設計的。出現這些建筑的原因很復雜,比如有可能是甲方即投資方的直接要求,以滿足他們的特殊心理訴求。

  湯教授表示,盡管建筑學領域沒有關于抄襲、山寨的限制性條例規定,但作為一項起碼的職業道德,業內人士應該遵守。此外,則是法律框架內的約束。

  一些地方政府或是企業為了博人眼球,開始“復制”國外建筑,以此希望區別于其他城市,從而更容易吸引大家的注意。這就造成一些城市“半中半洋”,甚至“不倫不類”。

  一些企業認為國外的就是最好的,人們看慣了中國建筑,對于國外形形色色的建筑必定抱有好奇心和新奇感,建設一座這樣的建筑必定可以為自己帶來收益。

  各個地方政府需要挖掘各自城市歷史文化特色,更多保留當地傳統建筑。

  山寨建筑是否會涉及侵權?中國科學院大學法律與知識產權系主任李順德告訴北青報記者,符合條件的特色建筑物是享受版權保護的,這個保護有一定期限,也有相關條件,比如版權保護期限,遵循作者生前及死亡后50年的規定。不過,判斷建筑作品是否侵權,還要具體建筑物具體分析。但其指出,如果具體建筑物有特殊的意義,盡管不一定構成侵權,隨意模仿有可能造成不良影響。

  “比如天安門城樓,如果國外隨便模仿蓋起來,咱們會有什么感受?”李順德認為,如美國國會大廈是美國政府的象征,涵蓋著當地的政治文化色彩;如果國內隨隨便便蓋一個相似的大圓頂,不僅與周圍環境不倫不類,對人家也是不夠尊重。所以,即便過了版權保護期,不構成知識產權侵權,此舉“也不合適”。

  “國內長久以來有一種不太好的心理,什么東西都仿冒別人,盲目到有點崇洋媚外。”李主任認為,有些模仿沒有必要,建筑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特點,如果做好了,外國自然會反過來模仿學習。據他介紹,建筑作品的知識產權侵權案件國內外都有,但不是很多,主要原因是“沒有必要”,因為工業產品模仿后可以批量生產、經濟價值比較大;但缺乏藝術價值的建筑模仿,沒有意義。

  今年5月15日,在第二屆全國勘察設計行業管理創新大會上,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王寧也批評了山寨建筑問題。他說,有的設計企業放棄了創作創新的責任,一味追求市場份額,建筑設計照搬照抄,搞“山寨建筑”,缺乏地域人文特色,造成千城一面。

  何鏡堂是上海世博會中國館的總設計師。面對近年來頻繁冒出的“山寨建筑”,他也曾公開表達自己的觀點:“山寨”和抄襲在建筑領域來說是危險的信號,中國建筑會在全盤西化或模仿中找不到正確方向和對策,也會導致本土建筑文化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弱勢化、邊緣化。“我們可以學習境外不斷創新的理念和思維方法,但不能只盯住他們具體的形式和符號。”

腳注信息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9-2018  海南中電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頂酷互聯
黑龙江时时彩三星走势